可爱老人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搜索
查看: 1036|回复: 26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幸运农场最新预测号码: [情感倾诉] 《我在西藏五十年》——第92篇:我被安排“留守区政府”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3-12 10:38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        《我在西藏五十年》——第92篇:我被安排留守区政府

真的是“日月如梭”。又过了一些日子,县委批准曹书记回内地去休假、治?。鞘焙蛭鞑氐囊搅铺跫懿?,加之很多干部是从部队转业下来的,艰苦的战争环境,使得不少人成了病秧子、药罐子。好不容易熬到三年一次的假期,依据医院的证明,领导就会在休假期之外再加上一点治病的时间)。临走时他与区长商量,由区长和大拉姆各带一个工作组下乡,我被留在区里主持工作,书记说这样做,是为了县里来了文件好及时处理。

区长也对我说:县委刘书记捎来了口信,要你抓紧学好巴青藏语,尽快甩掉拐棍(翻译),给全县汉族干部做出个样子来。我自己心里也明白,现如今我的巴青口语虽然勉勉强强算是及了格,但这并不是说我的藏语水平已经有多高,只是当时巴青县汉族干部的藏语文水平普遍低。而担任翻译的不少藏族干部,绝大多数是贫苦农牧民家庭出身的孩子,他们从小就没有上学的机会,1957年他们去内地求学,1959年春天就赶上了西藏翻天覆地的大变革,他们又提前毕业返回西藏,参加民主改革运动。满打满算,在内地也就是那么短短的一年多时间,汉语翻译水平也有限。我那藏语的所谓及格,与他们的汉语相比较,充其量也只能算是矮子里头的一个小小的将军。我知道,若自己真想做一个合格的藏语翻译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现在我被安排留守区政府,首先就要为自己找一个老师,学习巴青口语??墒钦馐焙?,区干部和几个半脱产干部都下乡去了,区里就只留下了我和炊事员嘎巴,还有供销社新来的营业员珍沁,一共三个人。嘎巴连三十个藏文字母都认不全,看起来,我就只能拜供销社的珍沁为师了。

可是那珍沁,从八岁起就给人当牧工,成年累月面对的就只是沉默的大山、哗啦啦流淌的强曲河,还有咩咩、哞哞哼叫着的羊和牛,她就是一个沉默惯了的木讷人。我问她一句话,好半天她才会回答一句,更别说主动跟我讲话了。我也只得耐心地慢慢地跟她学口语。同时,我也教她打算盘,教她用藏文记简单的流水账。

时间就像索曲河里的水,日复一日地流淌着。直到两个工作组又回区里来开会。那一天晚上,区长笑着问我:时间过去了一个月,你的进展怎么样?该向我汇报一下了吧?

我以为他说的是工作进展,就将这一段时间的情况向他做了汇报。他说:工作情况我已经知道了,你们俩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?我说:珍沁已经熟悉了供销社营业员的工作。我还教会了她打算盘,简单的流水帐也会记了。我的巴青藏语也有了进步。区长点着头,说:藏语学习有进步,很好。那再将你的个人问题也谈一谈吧。我奇怪地问区长:“您说的个人问题是什么问题?”区长说:“还记得上次在东青山打猎时,我答应过你的那一句话吗?我老老实实地回答说:“那一次您说了那么多的话,您指的是哪一句?”这时候区长不笑了,而是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老王,你来高口这些日子,将西藏当成了自己的家乡,努力学习藏语文。这一点,区里的几位同志,前塔乡的牧民都看得清清楚楚。你年纪也不小了,是该成个家了。我听说李先才大姐就给你当过介绍人,你又不同意。今天我跟你说一句大实话,我请珍沁来区里帮忙带几天小孩,就是想让她与你能够互相了解,希望你俩能够组成一个小小家庭?!?/font>我老老实实地对区长说:“珍沁确实很优秀??墒俏伊?,她是高高的喜马拉雅山,我却是低洼的吐鲁番,真正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根本连接不上!区长说:喜马拉雅山我晓得,它就在我们西藏。但那个吐鲁番,我不晓得它在哪里,更听不懂你说的什么天上、地下。我还是那一句老话,你要相信党的政策,出身不由己,道路可选择。你来高口也有一年多了,本人表现很不错,县委刘书记在会上都说过好几次,我觉得你和珍沁很合适。你到底想说什么,就不要绕圈子了,有话就直接说出来。我说:进藏前,我的老班长就给我介绍过一个姑娘,她阿爸是一位中学数学教员。他将自己家的富农成分定为1,我那地主+官僚的家庭成分定为2。最后的结论是:1+23。区长不耐烦地问:“1+2本来就是3,为什么又说大于3?我说:富农算作1,我就是2,以后我俩有了个孩子,他的成分就会比3还要大!真没有想到,区长听了我的这句话,却高兴地哈哈哈大笑了起来。他说:就按照你的说法,珍沁家世世代代是贫苦牧民,本人从八岁起就给别人家当牧工,我想,这样的一个人,家庭成分连“0”也够不上,只能是1’(区长不会说正、负数)。那今后你俩有了孩子,就是21’=1了呀!我一听,觉得区长真是了不起,别看他没有读过一天书,但是在解放军那所大学校里,学到的东西真的多,说出来的话多有说服力!

从那以后,我同珍沁的接触也就更加密切了。她的悲惨身世、她那认真负责和热心待人的的工作态度,都很令我佩服。有时候,我就会偷偷地在心里将她与小芮来作一个比较。在衡阳,就是因为小芮爹爹那个 1+2 3的公式,让我俩分了手??墒钦淝?,按照区长说的公式:2+-1=1。我还想,我若果真能与她在一起,我一定就在巴青安家落户,做一个正儿八经的阿波霍(巴青男子的自称),今后我俩有了孩子,就是阿妈家的人,那家庭成分总该随阿妈——贫苦牧民!长大以后去当兵也就不成问题了呀!

有好多次,只要一见到了珍沁,我就不由自主地有一种想向她倾吐满肚子心里话的冲动??墒?,这样的话怎么开得了口?这可太让我为难了。虽然说,1956年我也算是有过一次谈对象经历,但一些细节都是由老班长小夏事先一手安排好了的,就算我不开口,小雷也早就心知肚明了??墒俏矣窒肫鹎ひ馕渡畛さ匦ψ哦晕宜档哪蔷渌拇ɑ埃?/strong>老哥子我答应你的事如今都办完了。接下去该咋个办,就要靠你自己了哟。这就意味着,他很可能根本就没有向珍沁提起过这件事,也就是说全要靠我自己了。有好多次,我在心里对自己说:只要有了机会,我就直接对她说:阿尼恰度!(巴青藏语:我俩一起过!。巴青很多年轻男子向女方表示情爱时,就惯用这一句开门见山的话)可再一想,对一个认识不久的女子,一开口就说出这样赤裸裸的话,还不会将人家吓死了?再一想,要么就说:我想在巴青安个家。可又一想,也不太好,你想在巴青安个家,关人家什么事?那么,到底应该如何说出这一句话呢?

那一天我去供销社买茶叶,拿着茶叶准备往回走时,刚好营业室里只有我们俩,我就壮着胆子对她说:感谢你教会了我讲巴青话,你就是我的好老师!听到这句话,珍沁忍俊不禁地大笑了起来,她说:巴青话,你不是天天都在说吗?要说老师,你教会我打算盘,教会我记账,你才是我的老师呀!

接着她好像又记起了什么,对我说:要说老师,你们这些来西藏工作的汉族干部,个个都是我们藏族人的好老师。你在格尔滩,不是也到我家那个小草皮房去过吗?就那么个又矮又小的土房子,还是三反两利时工作组的同志去县里驮来的木料,又是他们亲自动手帮我家盖起来的。房子盖好后,阿妈感到实在过意不去,就到邻居家借来一坨酥油,专门给工作组几位同志打好一壶酥油茶,送了过去。平时,工作组的同志从来也不收受任何人的礼物。但那一次却是不一样,他们高兴地收下了那一壶茶。但就在将空茶壶送回来时,又带来了一袋面粉。当时工作组的翻译就是现在的江绵区长塔楚。塔楚对阿妈说:温组长说了:他知道打这壶茶的酥油,是阿妈啦从邻居家里借来的,但既然阿妈已经打成了茶,我们若不收下,就太辜负老人家的一片心了。他还对大家说,这壶茶是藏族老阿妈用借来的酥油为我们打的,这可是她老人家的一片心。我们喝了这壶茶,就要更好地为藏族人民服务。这袋面粉就算是几个儿子共同孝敬阿妈的,请阿妈啦也一定要收下。

那一次我与珍沁的“交流”,也就“到此为止”了。再后来,我又设计了好多种的方案,可是又都觉得不合适。最后我干脆去了供销社,说要买一包火柴。碰巧营业室又是珍沁一个人。我拿着那包火柴,出门时大着胆子丢下了一句话:有时间到我那里来一下。好吗?也不管她听没听清楚,我掉转头抬腿就走了?;氐轿夷切∥堇?,我对自己说:若这一次她没有听清楚我的话,或者她听清楚了话而没有来,那就说明我俩没有缘分。我以后也就老老实实地继续教她记帐,再莫去胡思乱想了。可是刚想到这里,另外一个想法又跳了出来,那就是完全否定了前一个想法,我更加强烈地盼望着她的到来,这时候,我的心也就“砰砰砰”地跳得更快了。紧跟着,脸也莫名其妙地热了起来。手里拿着的那一本厚厚的藏文词典,可是一个词也没法看进去了。

那一天下午,房门终于被人轻轻敲了两下,我连忙打开,只见珍沁就站在了门前。我说:请进来坐。她说:喊我来有事吗?我咬了咬牙,不顾一切地说:珍沁,我们结婚吧。她答道:切,(你),甲纳(内地)蓝莫要热(有老婆)。我说:明都?。挥校?/strong>。她也同我一样,红着脸,掉转头飞快地走了。第二天,我又到供销社去,这次我没有再找什么借口,等到营业室没有了旁人,便直截了当地要她到我那里来一下。我在心里对自己说:今日她若是来了,就说明缘分真的到了,我就大胆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思。若今日她没有来,我今后绝对不要再去自讨没趣了。这时候,我又没来由地想起了地质局,想起了那位姓赵的保卫干事恶狠狠对我说过的那一句话。我对自己说:王寿民呀王寿民,今天珍沁若是没有来,你就别再去丢人现眼,再当一次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了!

下午,珍沁还真的来了。我真是太高兴了,连忙说:快请进来坐坐。她进了小屋,可是没有坐下,开口就问:你昨天讲的话都是真的吗?我说:公却松(对三宝起誓),我真的没有蓝莫(妻子)。她低下了头,什么也没说,但也没有走。我大起胆子,拉住她的手,她轻轻地将我的手甩开了,然后说:老王,你是个好人,但你以后是要回内地老家去的,我也离不开自己的阿妈。我说:我永远就在巴青了,你的阿妈也就是我的阿妈,我一辈子也不离开你们了。她没有再说什么,站起身就走了。自那以后,她没事时就会经常到我那小房里来坐一坐。

一次她又来了。我生平第一次有了这么大的胆子,没有说一句话,轻轻将门掩上,反身一把就紧紧地将她搂在了怀里。她仍是一言不发,就这样子任凭我紧紧地抱着。我们的恋爱,就是这么几天,就算是成功了。结婚后我问她:你当时怎么想的?对我的情况一点都不问,就敢答应嫁给我。若是我欺骗了你怎么办?她说:那时候,我只知道毛主席、解放军和来西藏工作的汉族干部是我们的救命恩人。恩人还能骗我吗?还有,你在前塔时间也不短了,阿妈也说你是个好人。


评分

参与人数 3人气值 +12 收起 理由
泪花 + 3
文从非来 + 6 赞一个!
阿强 + 3 赞一个!

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www.9jm31.com 查看全部评分

沙发
发表于 2019-3-12 12:24 | 只看该作者
欣赏大哥的回忆录—— 《我在西藏五十年》
头像被屏蔽
板凳
发表于 2019-3-12 14:25 | 只看该作者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地板
发表于 2019-3-12 15:11 | 只看该作者
欣赏分享朋友佳作
9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3-12 18:22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文从非来 发表于 2019-3-12 14:25
拜读佳作,问好老师,首页推荐。

谢谢老师!
10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3-12 18:31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阿强 发表于 2019-3-12 12:24
欣赏大哥的回忆录—— 《我在西藏五十年》

谢谢老师!(我还是第一次在手机上给各位老师致敬),无法写出是给哪位老师的,也不会发图片。但是,我要好好向您们学习。再次感谢各位好老师。
        
下一页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

手机版|公众号|小黑屋|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( 闽ICP备11009337号 )

GMT+8, 2019-8-22 05:11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返回列表
重庆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2019新版 广西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香港二肖中特图 百家乐游戏 百人牛牛游戏基础技巧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25选7玩法 西平彩票中奖 新疆11选5选号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 篮球比赛通知 双色球开奖直播频道 斗地主棋牌游戏 另六内部玄机 三张牌规则